Skip to main content

DavosLife CEO Mr Arthur Ling featured on nanyang.com

DavosLife CEO Mr Arthur Ling featured on “nanyang.com”. The article is reproduced below.

从原棕油到维他命E Davos尊重生命开拓科学
尽管原棕油上游业务的确有赚头,但仅止于种植,对拥有更多土地和人力的印尼来说,要在种植领域追上大马易如反掌。
明显的,大马要掌握竞争优势,就只有拓展下游业务。
包括吉隆甲洞(KLK,2445,主板种植股)在内的大马大部分种植公司,如今都放眼高附加值下游业务,以维持竞争力和保障盈利。
就这点而言,吉隆甲洞及旗下子公司Davos生命科学总执行长林斌训就看准原棕油生育三烯酚(Tocotrienol)的无限潜力。
原本从事商业管理的林斌训对科学几乎是一窍不通,2009年加入吉隆甲洞集团后,获得了科学家协助学习复杂的科学名词和构造,一步步带领Davos生命科学创造今天的成就。
林斌训努力以更口语化的方式简单说明生育三烯酚:它可说是最卓越的一种维他命E,构造、成分、效用至提炼方法,都有别于一般称为生育酚(Tocopherol)、提炼自大豆的维他命E。
“生育三烯酚比较特别、少见,从原棕油提炼而得……这就是为何大马、吉隆甲洞对它兴趣浓厚。”
没错,大马有原棕油、有新科技,为何要放过这大好机会?况且这种原棕油衍生产品适用于所有保健食品和化妆品,甚至强化原棕油作为健康食用油的形象。
  

全球市值31亿元
全球维他命E市场实质市值超过10亿美元(约31亿令吉),因为不少食物、动物饲料和化妆品都需要添加维他命E,以作为天然防腐剂和抗氧化剂。目前,生育酚仍是主要维他命E来源,所以,提炼生育三烯酚的“任务”,就是替代前者。
林斌训坚定的说:“如果我们能提升生育三烯酚的市场地位,那我相信这会是一个大好商机。”
“这能帮助维他命E市场从大豆转为原棕油……这当然需要耗上许多年,但首相署旗下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(PEMANDU)会助一臂之力。”
截至目前,大马生产的生育三烯酚标准等级围绕在50%纯度,售价可来到每吨35万美元,绝对超越每吨800至1200美元的原棕油价。无疑,这是附加值很高的生意。

生育三烯酚 全球最大制造厂
Davos生命科学考虑到这门生意的投资和回酬,以及需要生产更高品级的产品,所以,当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一提出献议,公司的决心就变得更坚定。
在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的支持下,Davos生命科学重新安置厂房,从新加坡移至大马西港;此外,公司也投资新技术,提升生育三烯酚纯度至95%。
Davos生命科学新厂房将成全球最大型生育三烯酚制造厂,资本开支超过6500万令吉,雇用至少60名技术与专业员工。
访问全程都脸带微笑的林斌训透露,厂房首阶段已完成建造;第二阶段的设配装置工程仍进行中,估计2013年首季完成,并放眼新厂房在3至5年内全面投产。
业者可通过两种方法提炼生育三烯酚,一是使用生物柴油,而大部分本地公司都使用这方法。采用这方法虽能多提炼一种维他命A,但得消耗高价值的原棕油,还要考虑生物柴油市场的供需问题。
“我们采用的方法是,提炼食用油时会产生的副产品———脂肪酸馏棕油(palm fatty acid distillate),再从中抽取生育三烯酚。我认为这方法更占优势。”

长时间才能获回酬
提炼首阶段采用的是专有分子净化技术(Proprietary molecular distillation technology),即在真空状态下分馏原料,以分解出生育三烯酚,过程中完全不涉及化学原料。
然而,这技术只能让生育三烯酚纯度达50%,所以,Davos生命科学从日本引进另一崭新技术———层析法(chromatography processes),把纯度推高至95%。
新厂房和技术协助下,Davos生命科学能生产出市场上最高纯度的生育三烯酚。林斌训坦承,这等高技术投资资金很高,需要长时间才能取得回酬。

市场有待开发
Davos生命科学厂房全面投产后每年产量可达100吨。不过,林斌训强调,生育三烯酚的问题并非产量。他们的厂房能大量生产维他命E,但为了发展市场,他们了解到更高纯度的产品才是关键。
“你看看大豆类维他命E,纯度都超过90%。
竞争激烈下,你也必须至少有一样的纯度。特别是化妆品,他们都要高纯度原料。所以,除了产量,纯度也是一大挑战。”
此外,生育三烯酚价格比生育酚高四五倍,而市场潜力相当大,所以,这门生意绝对值得。
因此,Davos生命科学新厂房就是为未来做好准备。他表示,吉隆甲洞相信这计划的长期可行性、到时转看到科学效益。
“我们面对极大挑战,因为需要很多的市场开拓。这问题……就像有时候我们的争论:先有蛋还是鸡?
“市场建立起来之后,如果没有产量就不会有营业额;相反的,如果你有产量却没有市场也不行。所以,我们决定建设产量,同时发展市场。”
就目前的需求而言,生育三烯酚市场其实相当小,而且供过于求。“我估计目前全球生育三烯酚市值仅5000万美元(约1亿5500万令吉)。”
他解释,其中一个原因是生育三烯酚商有限,不过,重点在于研究证明不足。

提升产能推高贡献
吉隆甲洞旗下油脂化学(oleochemical)业务遍布大马、印尼、中国和欧洲,2011财年间总计贡献了51亿3500万令吉营业额和2亿2600万令吉税前盈利,资产值超过37亿令吉。
57岁、来自新加坡的林斌训点出,Davos生命科学归属油脂化学,也是吉隆甲洞下游业务之一。
Davos生命科学已在这行业闯荡5年以上,客户全数来自海外,分布美国、欧洲和亚洲,旗下产品主要用于生产高档化妆品和补品。本地市场对生育三烯酚的认知和需求仍很小。
他们的生育三烯酚产品主要分为粉状和液状,癌症治疗试验中,则须提炼出同质异能素(isomers)。
目前大马有六七业者,印尼和日本各有一家。林斌训说,欧洲目前没有业者,中国虽有制造能力,但缺乏原料供应。
相较吉隆甲洞其他下游业务,Davos生命科学目前贡献微乎其微,但期望2013新厂房投产后首年可贡献吉隆甲洞油脂化学业务2000万令吉营业额。
考虑到国内竞争对手不少,林斌训始终对Davos生命科学过去的业绩三缄其口,只提到产品纯度提高必定可推动明年营收超越往年。
“因此,我们需要拓展市场”。

研发实验关键
Davos生命科学目前最大的挑战,甚至可说是业界普遍面对的挑战,就是生育三烯酚的市场。
林斌训点出,虽然掌握了新技术,无奈市场经过10年后迄今仍然处于发展初期。
他说,先不谈大马市场,就连其他国家应该都还不知道生育三烯酚究竟是何物,更甭说会有人知道这是大马制造的产品。
因此,他认为业者和供应商都需要更加倍努力宣传、扩大保健研发、出示更多科学证据,让大家了解生育三烯酚的存在及优点。
“要成功,我们和其他业者就必须联手发展这市场。”

与各大专院校携手研发
Davos生命科学为了带动生育三烯酚市场,决定与各大专院校携手研发,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与大马棕油局(MPOB)都扮演了重要角色,包括研究生育三烯酚的抗癌效果。
无论如何,开发生育三烯酚抗癌能力是长期努力,而且稍早抗癌成效只从动物获得证实,近期才转向人体实验,所以,业界仍在等待更多的人体科学证据。
“不管是谁来研发,对业界来说都是好事。我们都将获益良多。”
林斌训认为,若各单位能带出生育三烯酚的优越性,市场就可以进一步拓展;不过,这非一朝一夕就能促成的,需要各界合作及努力不懈。

书到用时:生育三烯酚防辐射
基本上,维他命E主要分成两大类———生育三烯酚(Tocotrienol)和生育酚(Tocopherol),并各有四成员aplha、beta、gamma及delta。
生育三烯酚和生育酚间的差别,在于前者尾部构造有三个非饱和键(unsaturated bond)。
实验证实,基于非饱和键,人体细胞膜能更快速吸收生育三烯酚高达70倍,甚至提升细胞抗氧化40至60倍。
科学家也发现,原棕油维他命E含有最多gamma-生育三烯酚,抗癌最有效,特别是前列腺癌、乳癌、皮肤癌及肝癌。
aplha-生育三烯酚则有神经保护作用,即可预防中风。
此外,生育三烯酚还有抗炎、抗老、预防代谢综合症和心肌保护效用,包括降低三酸甘油酯(triglyceride)与胆固醇。
目前,生育三烯酚主要应用在营养制品、美肤产品和保健食品。
武装部队放射生物学研究所(Armed Forces Radiobiology Research Institute)亦通过历时6年的实验发现,生育三烯酚具防辐射作用。

Publication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